曾人透码观当时|六合vlp透码网
三三文學 > 玄幻小說 > 從誅仙穿越諸天 > 第一百五十六章 給星斗大森林改個名

第一百五十六章 給星斗大森林改個名(1 / 2)

斗羅大陸西洲,這里分屬西域沙漠荒涼之地,人類兩大帝國都懶得向這邊擴張,因為收獲太低,與付出的成本相比根本不相匹配。

幾萬年前這里人煙稀少,但是當有一個勢力在這里落戶之后,卻帶動著附近的一整片區域,日漸繁盛。

這個勢力,就是壟斷了魂師武魂覺醒和等級認證的魂師組織——武魂殿。武魂殿在各個城市都開設有分殿,在兩大帝都的分殿,規模甚至逾越兩國皇室的皇宮,勢力之盛,可想而知。

但是分殿發展的再好,武魂殿的總殿始終還是留在荒涼偏僻的西洲。西洲這個地方一片平坦,沙塵經年不息,易攻難守,又無礦脈、資源,從一個勢力的長遠來看,實在是沒有任何停留在這里的理由。

可是人類第一大勢力的武魂殿卻始終扎根于此,未曾有一日的搬遷。

或許正如武魂殿初代殿主所的話,“武魂殿不需要任何外在給它榮耀,武魂殿在哪,哪便是最榮耀的地方。”

作為一個傳承萬年的成熟組織,武魂殿的機構當然眾多,甚至稱得上臃腫,這是很多大勢力都常見的現象。

而其中最重要的機構其實也就只有兩三座,比如教皇與貼身侍衛組成的教皇殿,比如大長老千道流領導的供奉殿,比如面向斗羅大陸招納魂斗羅、封號斗羅客卿的斗羅殿.......

武魂殿承平日久,是一個組織,其實已經是一個另類的國家了,有自己的教皇、自己成體系的法規,武力煊赫的魂師部隊,甚至直屬的統治區域。

這世上只認武魂殿,不認兩大帝國的公國、王國,可不在少數啊。

供奉殿,連綿起伏的宮殿群中,供奉殿是最耀眼、富麗堂皇的一部分,流光明光鎧甲胄璀璨,冷漠豪壯的衛士,五步一人,手握長戟,里里外外,密不透風,便是一只鳥雀,沒有證明都難在這宮殿中四處穿校

供奉殿有多座宮殿,四處都不時有人員進進出出,辦事通工,唯有一所宮殿,坐落在最核心的院子里,卻根本沒有外人靠近,在熱鬧的同行的襯托下,顯得格外孤獨冷清。

宮殿中燈火長明,即便是大日當空,也不見燭火熄滅、熒光晶石停工。光線投進去,卻見里面布置肅穆,燃燈星火點點,輝映萬般樓臺,一座座碑牌整齊樹立,一座挨著一座,前方還供奉著瓜果貢品,這分明就是一座祠堂,擺放的都是牌位。

不過與一般的祠堂又有所不同,沒有一點哀悼的氣氛,也沒有黃紙白燭。檀香冉冉升起裊裊白煙,好似煙雨江南盡在三尺迷霧之中,映照著門框、柱梁上面的金箔。

這是一座生祠,里面的牌位都是為生人祈福納壽而立的長生牌位。每一座牌位上,刻著的都是斗羅大陸上鼎鼎大名的存在,甚至沒有一韌于封號斗羅,而他們,都是歸于武魂殿的門下。

封號斗羅地位尊貴,便是武魂殿中也是舉足輕重的大人物,他們的長生牌位,用料注定不凡,事實上,這閣樓里的二十多面長生牌位,每一面都是用八萬年的靈木古樹的樹干制成的,堅硬更甚鋼鐵,可硬抗一般魂斗羅持萬鍛神兵的攻擊。

而且生便可與勾連地靈氣,形成無主威壓,牌位長新,驅塵攝魂。

供桌之上,牌位由高到低共分五層,最高一層是武魂殿名義上的執掌者,現任教皇比比東的靈牌,教皇至高無上,即使千道流身份同樣尊貴,千家勢力強盛,壟斷大半個武魂殿也得在此處屈居于教皇之下。

教皇之下的第二層,也只有一個靈牌,便是大供奉千道流的。

千道流之下,靈牌才算是多了起來,第三層擺放著五人,俱都是九十五級以上的高級斗羅強者。

第四、第五層,牌位位置,依次按著實力強弱,分列放著。二十多個封號斗羅,武魂殿勢力之盛,實為斗羅大陸之最。現世還活著的封號斗羅總共可能都不足五十人,武魂殿一個組織就占據了其中的一大半,駭人聽聞。

須知道,即便是號稱下第一宗門的昊宗,加上游蕩在外的唐昊,還有殺戮之都中被迷惑了心智的唐晨,也不過只有八位封號斗羅,實力根本不在一個等級上。

也難怪當初會被武魂殿打壓的封山閉門。

這座生祠向來沒有什么人來,也沒人敢擅闖封號斗羅的長生牌位供奉之處,唯有幾個雜役下人,按著本職,每來打掃衛生。

故而,這里生祠可以算是武魂殿明面上最安靜的地方了。

但是今,這里維持了不知多久的安寧卻是注定要被打破了。

莊嚴的供奉臺上,菊斗羅月關和鬼斗羅鬼魅的靈牌位置極為靠前,坐落于第三列,僅次于千道流和兩位超級斗羅。

而這一刻,他們兩饒靈牌突然劇烈的顫抖起來,供桌沒動,其他牌位沒動,就只有這兩個靈牌瘋狂的顫栗。

玉石質地的靈牌與不知什么材質的供臺發出“咯咯”的碰撞響聲,在鴉雀無聲、落針可聞的房間里顯得異常響亮。

駐守的閣樓中突生異響,看門的衛士耳聰目明,立馬就將其收入耳中,大門兩邊的兩人對視一眼,確定不是自己的幻聽,臉色倏然一變,生祠平日里沒什么人來,但確實是實打實的殿內重地,若是出了事,輪值的這一隊守衛都得下獄問罪。

也顧不得規矩,兩邊守衛相互點了個頭,走上前來,合力推開塵封的紅漆大門。

而這時,兩塊靈牌的瘋狂也終于落幕,只聽見“咔嚓”兩聲,實際上就是一聲,兩塊靈牌同時在中心裂出一道丑陋不堪,又沒有規則的裂縫。

“哐當!”兩塊靈牌就這樣在一眾守衛的不可置信的眼神中,悍然落下,毫不留情的砸在大理石地磚之上,八萬年的靈木簡直就像是冒牌的假貨一樣,伴著反復的沖擊力,沿著裂縫直接斷成兩截,那截開的裂縫,剛好經過靈牌上的刻字,像是迎著兩位斗羅的臉,霜刃無情,一刀砍斷似的。

一眾守衛面色一時蒼白如紙,勝雪三分。兩位封號斗羅的靈牌就這么碎了,眾人心底哇涼,好像一下到了北極冰原,萬載玄冰置于胸腔,連呼出的氣好像都是帶著寒意的。

死定了。眾人心中不約而同的響起這句話,眼前一片灰暗,在他們的看守下,出現這么大的岔子,除非老開眼,神祗垂憐,否則大概是沒救了。

“愣著干嘛,快去上報,這是我們能處理的嗎?”一眾侍衛的最前方,一個好像是頭領的人回過神來,大聲的吼道,音波激蕩震得房梁上都激起一層灰,灑灑落下。

他的臉色同樣不好,但是還是咬牙撐著,大錯已成,為今之計,不求將功贖罪,至少恪守本分,不牽連到家中妻兒老,而在已經慌了神的一眾侍衛中,也只有他能站出來拿主意了。

危機關頭,效率極高,供奉殿中的各級執事、長老聽聞消息,也是愕然,知道事情的嚴重性,直接放行,將消息報道了最高層。

不過片刻,供奉殿最深處的一間密室轟然開啟,一名鶴發雞皮的白衣圣冠老人走出來,威勢橫壓八方,眼中是看不出神色的極度平靜,龍行虎步,沿著廊道飛快離去。

“大長老!”生祠前,一眾身高八尺的壯漢守衛,卻對著佝僂的老人恭敬有加。

千道流沒有一點反應,惜字如金,掃都沒掃這一大群人一眼,就直接跨進事故發生地。

進去的第一眼,就看到霖上碎成一地的靈牌,還保持著之前落地的模樣,一眾守衛根本不敢上手收拾。

千道流蹲下身,隨手拾起一塊碎片,這是連接著底座的一塊碎片,明亮的燭火下,鐵筆銀鉤的刻出鬼魅二字,豪放大氣,一看就是世上少有的書法宗師所寫,那位于上方的那個鬼字還被裂縫分去了一半,只能零星看到下面的殘跡,

“鬼魅!”千道流自顧自的念叨了一句,又掃了一眼另一邊的一堆碎片,不用看他都已經知道那是誰了。

最新小說: 合約搭檔 帝尊你家毒妃太囂張 大漢青鸞記 我快沒流量啦 入贅為婿陳江蕭若嵐 爹地快來,巨星媽咪住隔壁 第一狂帝 最強準時系統 重龍葬道 總裁寵妻人設不能崩
曾人透码观当时 今天湖北快三走势图 江西快3走势图今天 香港赛马主页 股票涨跌幅限制 山君配资 重庆快乐十分一定牛 好运彩app平台 黑马股票推荐网 九达通配资 陕西11选五5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