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人透码观当时|六合vlp透码网
三三文學 > 其他小說 > 卿非未良人 > 第二百三十五章

第二百三十五章(1 / 2)

“公主!你怎么又上樹了!”一名綠衣宮裝的婢女正端端正正的站在陽光的正下角,對著樹上的一個不知名物體,大聲叫嚷著,很是有失風雅,白白糟蹋了這好氛圍,好景致。

這名綠衣女子,名叫元冬,元宵佳節的元,冬至之時的冬。她呢,是蘭渠王城里獨一位公主身邊從養大的奴婢,為人……怎么呢,就是挺好的,挺缺心眼的,這一點,是大家公認的,不算是誹謗于她了,宮里的人都叫叫她“冬姑娘”。

“這兒風景好,從這看過去的蘭渠,很美。”話的呢,自然是剛才提到過的蘭渠王城內的獨獨一位公主了,還是位正后所出的嫡公主,封號世傾,名榮凰,字朝歌。

千載流年亦如夢,月落山河一世傾,鳳凰于飛朝歌千年。

此時這淡淡幽幽的語氣倒是與她平時的性情所不相符。她呢,從就不省事,腦回路驚人,現已成年,再過一月,便是她的及笈大禮了,倒那時想必又是一番折騰,哦,不對,是一番熱鬧。

蘭渠王城宮內宮外,皆知,王上獨寵郁王后,王后福薄,去世早,留下一雙兒女,福澤深厚,綿延不絕,其中當屬郁王后所出的女兒,尊貴萬千,樣樣皆是好的,容不得一點他饒閑碎,精雕玉琢的養到了如今曼妙年歲。

“那也不能上樹呀!公主,你快些下來吧!若是真要看風景,奴婢陪你去城墻上,不就可以了嗎!到時隨公主看個夠!樹上多危險呀!”元冬還是一味的扯著嗓門,大聲話著。

蘭渠的城墻確是更高更莊嚴些,比起這顆大樹來,著實是能望的更加的遠,只是傻元冬,城墻就像這四四方方的宮城,可比這顆樹危險多了,哪里是隨隨便便就能去的。

朝歌聽在耳朵里,想在心里面,姑娘,你還是太嫩了些!

“再者了,宮里人多口雜的,若是被人看見了,又要招惹不必要的是非了!”這不,錦香也加入了這個叫喚隊列中,聲音比元冬的柔和了些,但也是伶俐的。

起錦香,她是朝歌的另一個貼身婢女,是五歲的時候,入的宮,不比元冬從在朝歌身邊,但情誼也是一樣的。很是穩重得體,窮苦人家的孩子,自受的苦,懂得道理,非常人所能及的,同為宮女,自然也是元冬自長在宮內長在她身邊是比不來的待人接物。

“今日有中宮夜宴,合家團圓,不會有惹事人來的!”懶懶散散的語氣,像是要馬上再打個哈欠,再睡上一覺似的。

“那也不行!”

“哎呀,吵死了,你們這樣大聲嚷嚷,人沒有來,鬼都要來了!”上面半躺著的人終于是忍不住了,真是的,這樣大聲嚷嚷的。

本來能有什么事,能引起多大的注意!這樹枝繁葉茂的,不仔細看,根本不知道上面有個人,而且朝歌選的都是宮里比較偏僻的地方,鮮少有人出沒,每次都是因為這兩貨,你一言,她一語的,吵吵吵,都要把人給吵來了。

“公主這樣膽大,要是您有什么閃失,被太子殿下知道了,定是要擔心的!到時候定會責備奴婢們的!”元冬哪里想得了這些,也不管上面的人是何表情,反正她也看不清,反正她也記不住,繼續。

“哥哥不會的。”朝歌這般俏皮,饒是個被父兄寵壞聊模樣。

提起哥哥,朝歌的臉上是帶著笑容的。

這個元冬口中的太子殿下,就是蘭渠的靖陽太子,也就是朝歌的哥哥,牧凌。這個太子同朝歌一樣,都是故王后郁氏所出,是嫡也是長,自一出生便被封為太子,將來是有可能繼承大統的,但如今看來,這個“可能”像是不太樂觀,概率極低。

“你怎知我不會?!”著著,人就肯定要來的了,都是套路呀。

“哥哥!”朝歌看到靖陽太子,第一反應,就是咧嘴大笑,差點腳滑,要掉了下來,幸好手快,穩住了,不過朝歌知道,就算她失足掉了下來,底下的站著的男子一定會穩穩的接著她,就算接不住,也不會讓她摔到地上,傷著半點的。

“奴婢見過靖陽太子,殿下金安。”元冬和錦香紛紛請安道,還沒等靖陽話表示呢,元冬禮行到一半,就匆匆站了起來,留著錦香一個人依舊端正的跪著,一臉的無奈,只見元冬告狀的語氣道,

“殿下,你快管管公主吧,真是一點也不讓人省心,普通的姑娘哪有成上樹上樹的呀!”見到靖陽一來,元冬的膽子也越發的大了,誰讓這個祖宗,只有太子能治的了。

“元冬!你膽子肥了,我哪有成上樹!偶爾好嘛!再了,本公主又不是普通人家的姑娘!”朝歌自然也是要懟回去的。

這個元冬,每次都是這樣,有完沒完,沒完沒了!

“哈哈哈,你倒是一點兒都不怕我,倒教得身邊的奴婢們也不怕我!”靖陽太子笑著看著這一對主仆,真是有趣。轉頭看了一眼元冬,又看了一眼仍舊安安分分跪著的錦香,將她扶了起來,“謝殿下。”

錦香行了個禮,站到了一邊。至于元冬,就算在怎么沒腦子,此時也是意識到的了,馬上就再一次跪在地上,行禮道,“殿下恕罪,奴婢不該擅自起身,還出言頂撞公主。”將頭埋的深深的,元冬呀,你怎么總是不長記性呢,真不把自己當外人呀!

“哥哥性情最是‘溫婉’,定然不會如此狠心責罰她們的!”朝歌見元冬如此,算你識相,對著靖陽俏皮的道。

她的這個哥哥,雖沒有什么大的架子,可也不似她那般,無規無矩慣了,平日里同底下的人打打鬧鬧,他是最重禮數的!

“溫婉?!朝歌的書都讀到哪里去了,竟敢用‘溫婉’二字來形容我!恩?”溫婉?那可是形容女子的,這個朝歌真是!

“誰讓哥哥長得好看呢,就像朝歌一樣好看,脾氣又好,又”朝歌一連串的,也不忘順帶上她自己,還沒等全部完呢,就被靖陽出言打斷了。

“行了,沒羞沒臊,還不快下來!”佯裝生氣的道。

“那哥哥可要站穩了,好接著朝歌,”話間,朝歌便一躍而下,往靖陽的懷中撲去,沒有絲毫的猶豫與擔心。

最新小說: 愿夢醒你在 老中醫直播間 冷帝寵溺的復仇皇妃 漫威里的孤兒院院長 我靠作弊神器變強 莫不可測 愛在江晏海清時 大道驚仙 宋詞小姐的傲嬌夫 磨了10年劍的我終于可以浪了
曾人透码观当时 股票融资比例 三明商品期货配资 青岛啤酒股票分析论文股票分析论文 000408股票行情 今日股票推荐公司 飞牛配资 四川麻将高手总结技巧 400元二手麻将机 掌心福州麻将app 浙江11选5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