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人透码观当时|六合vlp透码网
閃閃文學 > 大道朝天 > 第三十一章八面來風,雷也來

第三十一章八面來風,雷也來

  秋天的時候,卓如歲剛開始閉目修行,便感覺到了異樣。

  天地靈氣就像是真實的風一般,從四面八方涌了過來。雖然絕大多數進入了井九的身體里,但崖間的靈氣濃度不知道增加了多少倍,而且精凝如水。

  即便是中州派與青山宗,這兩個擁有最好靈脈的宗派,也找不到靈氣如此充沛的地方。

  在這樣的環境里修行,一年等于平時的多少年?從秋天到現在,才過去多長時間,他便已經感覺到了道樹的明顯生長,劍元的數量有了極大的提升,甚至……所以他才會沉默了那么久,然后問出了那個問題。

  顧清沉默了會兒,說道“以前是這樣的,但不是這樣的。”

  是的,整個神末峰都知道,當井九冥想修行的時候,天地靈氣會向他的身體靠攏。所以不管是阿大還是她,都喜歡在離他不遠的地方修行。問題是以前那些天地靈氣只是稍微濃些,哪里像這次一樣,真是如風般從四面八方而來。

  趙臘月望向井九,心想難道是因為現在你境界更高的緣故?

 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,那等你到了通天境的時候,修行會需要多少數量的靈氣?

  那么多數量的靈氣在短時間里進入某個人的身體,天地必然會生出感應,甚至可能……會引發天劫!

  井九看完了劍書,揮手扔至崖下,還未飄遠,劍書便碎成了青煙。

  緊接著,崖上風雪驟亂,伴著輕輕的一聲嗡鳴,他已經從原地消失。

  趙臘月三人下意識里向著天空望去,卻哪里還能看到他的蹤影。

  數息后,井九破開罡風進入了虛境里。

  虛境里沒有空氣,自然沒有風,也沒有聲音,安靜的仿佛墳墓一般。

  他感覺到西南方向的千里外,有人正在注視著自己——從深秋到冬天,他引來的天地靈氣數量不少,但對至大的天地來說根本算不得什么,沒想到還是驚動了近處的某些厲害人物。

  阿大也不喜歡虛境,不愿意在這里停留太長時間,瞇著眼睛望向了西南方向。

  西南方向的那道氣息很快便消失了。

  井九繼續向上,很快便要抵達虛境上層。

  更高處的天空里,那些五顏六色的雷暴漩渦看著就像是恐怖的大眼睛,冷酷無情地注視著他。

  阿大的眼瞳縮小成豆,喵嗚亂叫起來,卻忘了虛境里沒有聲音,只好伸出右爪在井九臉上撓了一記。

  一道明亮的火花在天空里濺射,然后下落,很快便消失無蹤。

  井九搖了搖頭,把它放了下來。

  阿大飄在虛境里,白色的長毛變得異常蓬松,看著就像是一朵弱小可憐又無助的蒲公英。

  數十息后,井九便抵達了虛境的最上方,解下白衣收好。

  然后,他只用了很短的時間便破開了那道看似堅不可摧的屏障,進入了雷域。

  阿大看著這幕畫面,眼瞳縮成米粒,滿是驚恐與不安。

  虛境里依然沒有聲音。

  雷域里的那些恐怖眼睛,還是睜得那么大,就像是沒有一粒塵埃落進去。

 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,一道雷暴漩渦里忽然出現一朵極小的火花。

  那不是火花,而是急速下墜的人影,身體被高溫的雷火繚繞著。

  那道身影以難以想象的速度下降,破開那道確實堅不可摧的屏障,回到了虛境里,身上的火焰瞬間熄滅。

  阿大飄了過去,看著依然在冒煙的井九,在神識里不安問道“啥感覺?”

  井九微笑說道“很好。”

  ……

  ……

  抱著阿大回到雪崖上時,井九已經穿好了白衣,干凈如常,似乎沒有發生任何事。

  但不管是卓如歲還是顧清都感覺到了,他的氣息有了些明顯的變化。

  趙臘月知道原因,伸手摸了摸他的額頭,發現竟是滾燙一片……不,應該說是如烙鐵般炙熱!

  卓如歲看著她的動作,覺得好生莫名其妙,心想掌門師叔難道也會發燒?

  趙臘月接著注意到,井九缺損的耳垂處有些焦糊,便伸手揉了揉,問道“疼不?”

  阿大喵了一聲,表示這個變態非但不覺得疼,還覺得很爽。

  “走。”井九說道。

  三道飛劍依次飛起。

  弗思劍更加艷紅。

  吞魚劍靈動異常。

  宇宙鋒還是那般寬大。

  卓如歲踏在劍上,直面著罡風,很是意氣風發,說道“我要破境了!”

  趙臘月說道“我也是。”

  這兩個青山宗的天生道種,可以說是現在修行界年輕一代里的最強者。

  最近這些年,他們一直在沖擊游野上境,本以為至少還要熬十幾年,誰曾想到現在便已經站到了那道門檻上。

  卓如歲忽然想到一件極重要的事情,轉頭對顧清說道“以后修行的時候,我要坐師叔身邊。”

  他的腦子轉得極快,知道趙臘月是爭不過的,又不可能像白鬼大人那樣蹲在井九頭頂,那便只能與顧清爭一爭。

  緊接著他想到,顧清畢竟是師叔的親傳弟子,自己只是師侄,關系差著一層,趕緊補充了一句“我是師兄。”

  顧清自然不會與他爭這個,說道“也好,我習慣站師父后面。”

  見顧清答應的如此干脆,卓如歲反而有些不好意思,對井九說道“師叔,你以后能不能不要總坐在崖邊了?那樣的話,您身前還能坐兩個人。”

  這是把元曲與平詠佳也算了進去。

  顧清笑了笑,心想你倒是算得清楚。

  井九說道“你蹭了幾次神末峰的飯,現在連天地靈氣居然也要蹭?”

  卓如歲自然聽得出來他沒有生氣,相反,愿意說這種俏皮話,表明他的心情好到無以復加的程度,趕緊跟了上去。

  “現在您也是天光峰的峰主,可不能厚此薄彼啊!”

  數道劍光劃破天空,留下清晰的云痕。

  落雪的山南某地,玄天宗從宗主到普通弟子,所有人都跪在地上,對著天空里的那數道劍光行禮。

  周云暮緩緩起身,站在那塊青石上,對著天空看了片刻,說道“今日起我開始閉關。”

  玄天宗主盧今怔了怔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,大喜說道“恭喜師父!”

  ……

  ……

  “恭喜師父。”

  一個小沙彌走進禪室,對著坐在佛像前的一位老僧恭敬說道,眉眼間是掩之不住的喜色與得意。

  這座寺名為平谷寺,前后三座殿,養著十余名僧人,乃是益州城里著名富商賈勝的家廟。

  那位老僧乃是位游方僧人,去年秋天的時候自外州游歷而來,平谷寺住持與他交談片刻,便發現這位老僧佛法精深,學識淵博,不由驚為天人,以師視之。

  冬末的時候,平谷寺住持染了風寒,就此一命嗚呼,臨終之前,苦苦哀求這位老僧幫著照看一下平谷寺。

  老僧本不愿意,但看著住持如此哀切,只好勉強應下,又說道待三年后便會離開。

  那位富商賈勝通過住持早知老僧不凡,想著家廟里能迎來一位真正的大德,自然沒有異議。

  就這樣,那位老僧便成了平谷寺的住持。

  那個小沙彌說的恭喜卻與此事無關,而是益州知州聽說了平谷寺新任住持乃是位禪宗大德,決意帶著家眷前來燒香。

  平谷寺雖然是賈家的家廟,但對著知州大人這種方便自然是要給的。

  經此一事,想來平谷寺必然會成為益州城里極出名的禪寺,說不得哪天便能脫離賈家,成為真正的名剎。

  有這樣的美事,難怪那個小沙彌如此歡喜。

  那位老僧對著佛像說道“三年后我便會走了,若真的離了賈家,你們準備如何?”

  小沙彌沒有回答他的話,回答他的是一道平靜的聲音。

  “你今天就會走。”

  這道聲音里平靜已經達到某種極致。

  那是一種遠遠超越冷酷、更接近寂然的境界。

  似乎,不要說是這座平谷寺,就算整個世界都毀滅了,那人也不會有任何感覺。

  那位老僧轉過身來。

  小沙彌已經倒在了地上,不知生死。

  井九站在門口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這位老僧便是會元大師。

  去年秋天在那道絕壁之下,正是他殺死了昆侖派長老陳文。

  誰能想到,這個不老林的重要人物居然隱藏在益州城的一間家廟里。

  會元大師看著那張絕美的臉,便猜到了對方的身份,說道“沒想到你們居然能找到我,更沒想到的是,我居然沒有感知到你的到來。”

  井九說道“說出太平的下落,你可以不死。”

  “沒想到以掌門真人居然親自來殺我,真是榮幸,但你真覺得能殺死我?”

  會元大師看著他微笑說道“青山掌門,天下無敵,但那說的是柳詞真人,不是你。”

  井九是最年輕的青山掌門,也是最弱的那個。

  會元大師的境界實力深不可測,哪怕當時是偷襲,能夠一擊殺死昆侖長老陳文,也可以判斷出他的水準。

  就算是青山宗的破海境長老,也不見得是他的對手。

  不遠處的賈府里很是熱鬧,似乎是在擺酒宴,更遠處的益州城里更加熱鬧,知州府不知有什么喜事,正在放爆竹。

  只有平谷寺里很安靜。

  會元大師沒有感知到井九的到來,但確定此時的平谷寺里,再沒有別的青山強者。

  油燈把他的身影映在地面,他靜靜坐在蒲團上,仿佛與身后的佛像已經融為了一體。

  井九沒有再說什么,舉起右手,對準了這名老僧。

  看著這幕畫面,會元大師頸后的寒毛忽然豎了起來。

  這叫做毛發聳然。

  這是凡人遇著極大驚恐時才會有的生理反應。

  然而他是修行有成的禪宗大德,為何也會有這樣的反應?

  因為那只手帶給了他極大的恐懼。

  那是將起的雷鳴。

  是將至的死亡。
  http://www.mfeqap.shop/book/830/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http://www.mfeqap.shop。閃閃文學手機版閱讀網址:http://m.33wx.com
曾人透码观当时 彩名堂计划软件最新版本 pk10模式长期稳赚简单 北京赛车大小单双稳赚技巧 pk10挂机软件有人用么 pk10精准计划软件手机苹果版 北京pk赛车龙虎技巧论坛 每天稳赚50元的app 澳门买大小怎样玩 赛车北京pk10有官网吗 重庆时时五星彩走势图